CBA

中国特色实体经济领先金融

2019-07-18 03:37: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特色:实体经济领先金融

经济学教授。台湾大学经济学学士,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硕士和博士。主要研究与教学领域:货币金融,宏观经济,经济增长。

今年4月24日印花税税率下调,对此,霍德明曾表示,印花税调整对股市形成的利好效果不会超过3天,此言论引起广泛关注。他指出,他并不反对调整印花税,而是希望政府不要把印花税当作调整股价高低的工具来频繁使用。希望政府对于股市尤其是直接影响股价的干预越少越好。

霍德明观点:

要打击通货膨胀很简单,比如,银行完全收缩信贷,但是其后果严重,将付出巨大经济代价。另外一个方法是人民币升值,进出口产业将会因此受到很大影响,尤其对出口企业而言。

政府对于股市尤其是直接影响股价的干预越少越好,因为那只会造成宏观经济不稳定,同时造成股市更大的振荡。

为什么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如此良好,金融领域的发展却存在很大风险?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实体经济和金融领域的发展?2008年对于中国来说有什么重要意义?对于眼下的股市问题、通货膨胀问题应当如何认识?

本报日前就上述热点话题专访了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霍德明教授。

中国忧虑:

眼下通胀不控恐拖垮经济

霍德明表示,西方主流经济学中的主流观点认为,金融必须要能够增长和创新才能领先工业生产,叫做金融领先增长,但是,以中国的实际改革开放的整个历程看,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观点并不适用于中国的发展。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实体经济领先于金融,按照西方经济学的观点,中国经济这种实体领先金融的状态会导致两种结果,其一,结果一定是金融的不发达会把实体经济拖垮,就是说中国经济增长没有持续性。其二,中国有自身特色,虽然金融发展得慢,但没事。

霍德明认为,中国自2003年、2004年开始累积了大量流动性,这些流动性很难在短期下降,2008年对于中国的特殊之处并不在于它是个奥运年,而是因为当全世界在看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对于宏观经济的发展,对于通胀等问题将有何反应。

他表示,通胀对于中国的影响意义深远,目前,中国的金融业为双轨制的并行,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发展同时并行,但这并没有真正达到我们所希望的,因此,今年这方面将面临很大冲突,也就是西方理论到底是否适用于中国的问题,是不是金融领先实体经济的问题。 今年,对于中国的金融行业而言,将是非常严峻的考验,宏观金融层面的通胀会影响到中国的整个国情。

热点对话

之股市

政府可能没太多精力顾及股市,股民要熬过去

本报:近期股市下挫幅度之大是新中国股市建立以来少有,从民间到学界都在关注政府是否有救市行为,你怎么看?

霍德明:所谓的股市下跌幅度多少,其衡量标准本身就很有争议性,比如起点如何算。如果我们从2005年年底算起,倒可以认为现在股市还不错,那时候股指只有1000点,现在是2700点,两年半时间长了两倍半已经不错了。

本报:这样的大跌直观上让人有些担心。

霍德明:我不太担心股市本身的起落,大部分发达国家也不太担心股市的起落,但是,他们会担心因为股市起伏造成其他金融风险,如果金融机构倒闭而传染到其他机构,那就要出手救了,这是股市中救市的一个前提。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这种股市的上涨或下跌虽然不一定会影响到金融机构的安全,但政府也时常会进行干预,中国此轮股市下跌有很多政府干预的影子。这是因为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股市开始并不健全,例如,中国的股市发展先天不足、后天失调。

本报:影响这次股市下跌的主要因素有那些?

霍德明:看看周边股市表现如何,就会知道这一轮股市下跌是受许多国际因素的影响。比如,美元泛滥、全球通胀、能源和粮食价格的巨幅上涨等。

通胀仍将是下半年宏观调控面临的最大考验,在整个宏观经济环境如此复杂并不向好的情况下,股市的状况短期很难好起来。政府要全力去应付这些宏观经济问题,可能不会有太多的精力再来顾及股市,对于股民来说就要熬过去。

从长期来看,我对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非常有信心,但是它会有短期调整。

热点对话

之通胀

如只采取缓和的手段,全国百姓将为通胀埋单

本报:导致今天通货膨胀率高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霍德明: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太慢和今天的通货膨胀有很大关系。从2005年7月到2008年7月3年间,人民币升值大约20%。台湾1986年到1990年的3年间,台币升值约40%,和当年台币的升值相比,这一次人民币升值的速度更慢。人民币升值就产业看,出口产业将受到很大打击,进口产业会受益,如果它们各得一半好处,平均下来就差不多。汇率升值的确是艰难的考验,当汇率不愿意调整时,就造成通胀和国内价格的上涨,是否调整汇率对于外国人来说是一样的效果。

本报:5月国家统计局的CPI指数从8%左右降为7%,这是不是意味着下半年通货膨胀问题开始不再那么严重了?

霍德明:5月份确有微降,但是这不是一个趋势性变化。2007年,央行调了10次存款准备金率,今年又调整了5次,最后一次调整幅度是1%。反过来想象一下,如果去年和今年这十五次的存款准备金率不调,那么我们的通货膨胀又多高?还会是8%吗?在货币银行学中,调整准备金率是调控手段中的 杀手锏 ,经济学课本中都建议政府尽量不要采取这样的做法,因为它的紧缩力量非常强,而我们的国家调整了如此多次的存款准备金率,才将通胀勉强控制在8%以下,还能够说通胀的问题变得轻松了吗?

本报:7月、8月的通货膨胀率可能会达到多少?

霍德明:我们刚刚对油价上调了约18%,我想7月、8月的CPI可能不会降低到一些人所想象的7%或8%以下,我所期盼的是,奥运会结束后,我们的通货膨胀率还能够保持在8%以下。我不认为通胀有减缓的趋势。

许多人害怕经济会滑坡,我想,如果这一次将通胀控制下来,必定会有一些部门的利益受损,否则,如果政府依然觉得通胀没有想象中严重,而采取相对缓和的应对手段,全国老百姓将为通胀埋单,我认为10%的通货膨胀率可能是一个临界点,如果今年通胀不到两位数,而今年的增长仍然维持在10%的增速,那么明年的通货膨胀率一定会超过两位数。

本报:政府应该怎么做?

霍德明:要打击通货膨胀很简单,比如,银行完全收缩信贷,但是其后果严重,将付出巨大经济代价。另外一个方法是人民币升值,进出口产业将会因此受到很大影响,尤其对出口企业而言。

但是,通货膨胀的状况累积到今天已经难以完全全面平衡,政府目前应该做的是,注意通胀影响,要对那些弱势的群体做好救济准备,防止其演变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本报:很多人认为今年下半年通货膨胀会自然而然降下来。

霍德明: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认为,中国的通货膨胀率都是同比计算,是以今年的数字与去年同期的数字相比,去年下半年同期通胀的基底较高,那么算下来今年下半年的通货膨胀率会比较低。其实这纯粹是个数字,没有解释任何问题,如果在我的课上我会给这群人打不及格。

微信怎么卖水果
小程序秒杀
什么是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