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97章

2019-09-13 19:4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97章

   张立行在原地呆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你没弄错?”

   “张市长,一个大活人醒过来了,我能弄错吗?刚刚医生来检查了,把李严培的女儿单独叫出去,不知道要说什么,还有,陈书记也已经过来了。”江东明在里说道。

   “陈兴已经过去了?”张立行脸色再次发生变化。

   “嗯,刚刚到了,李颖给他打的。”江东明点头道。

   张立行拿着发愣着,酒意已经清醒,但此刻大脑却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立行都没注意那头的江东明挂没挂掉,嘴上无意识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张立行说完挂掉,看了下其他人,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张立行恍惚了一下,想到刚才众人还举杯欢庆,脸上的笑容一个比一个灿烂,张立行突然有种乐极生悲的感觉。

   “立行,怎么回事,谁打的?”林思伟疑惑的看着张立行,问道。

   “李严培的秘书打过来的,李严培已经醒过来了。”张立行沉声道。

   “李严培醒过来了?不可能,他不是已经成为植物人了吗,怎么可能醒过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谁***开这种玩笑。”钱新来一听张立行的话,拍桌而起,断然道,但脸色却是同张立行一样,急剧变化着。

   包厢里比刚才陷入了更可怕的沉寂,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都看到了眼里的一丝恐惧,刚才的喜悦早就消失殆尽。

   张立行沉默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目光从在场的人一一扫过,看到那一张张恐惧的脸,张立行突然笑了起来,“我说你们都在干什么?瞧你们都紧绷着一张脸,天塌下来也不至于这样吧。”

   张立行说着话,又自顾自的笑着,“哎呀,这李严培竟然醒过来了,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呀,植物人竟然也能醒过来?这种奇迹都能发生在他身上,这李严培还真是福大命大,一起意外的重大车祸,他能侥幸活下来,成了植物人,他竟然也还能醒过来,咱们不承认这李严培是有福之人都不行,瞧人家这命硬的,我们得为他高兴才是。”

   张立行说完,再次笑道,“李严培醒来是好事啊,大家都绷着脸干嘛。”

   “不错,之前那一起意外的车祸,李严培能活下来真是福大命大,现在还能醒来,也是好事一件,都是一起共事过的同僚,咱们是该为其高兴才是。”林思伟很快也附和着张立行的话,跟着笑道。

   “对对,一起意外的车祸嘛。”杨宏超笑容满面的道,包厢里也很快都是笑声,众人笑着,彼此间的笑容背后,尽是心虚。

   “植物人也能醒过来,李严培的秘书到底有没有弄错?”钱新来依然是带着质疑。

   “他既然打过来了,那就肯定不会弄错。”张立行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听他说连陈兴都已经过去了,那就错不了。”

   “陈兴过去了?”林思伟眉头一皱,“这位陈书记才来望山不久,去医院的次数可不少,看来他对李严培可是够关心的。”

   “现在讨论这个没意义,我也得尽快到医院一趟。”张立行沉声道。

   “立行,我跟你一块过去。”林思伟也站了起来。

   “老林,算了,你先别过去,咱们一起过去,反倒是不好。”张立行摇头道。

   林思伟听着张立行的话,想了一下,张立行说的也是,他们一起过去,反倒是容易让人联想,还不如暂且装作不知道。

   “我先过去一趟,有什么情况告诉你们。”张立行边说边往外走去。

   梁婧也跟着张立行离开,到了酒店楼下的时候,梁婧才问道,“市长,我要跟您一块过去吧。”

   “算了,你就不用了。”张立行看着梁婧,对方晚上喝了几杯酒,脸上有淡淡的红晕,看着愈发诱人,刚刚还有点蠢蠢欲动,想着晚上再去梁婧家里,这会却是没心情再想那方面的事,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

   同梁婧说完,张立行就急切上了车,吩咐司机去医院,张立行一路上都始终阴沉着一张脸,刚才在酒店里故作轻松的一番表现也不过是安慰其他人罢了,他的心里并没有这么表面上这般轻松。

   医院里,李严培的医生同李颖说着李严培的情况,“李小姐,首先该恭喜你,李书记醒过来了,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就醒过来了,这是医学上的奇迹,太不可思议了。”

   “这我知道,我现在就想知道我爸情况怎么样?”李颖打断对方的话,刚才见两个医生一边检查着父亲的情况,一边低声交流着什么,脸色也并不轻松,这让李颖喜悦心情总有那么一丝隐忧。

   “你爸醒来了,但可能因为大脑神经受损,他如今的智商并不是很正常,刚才我在他面前用手指比划了几个数字,他都有点茫然,如今的情况,李书记可能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他的记忆可能也不健全了。”另外那名脑科医生说道。

   “记忆不健全?什么意思?”李颖脸色一变。

   “就是你爸可能失忆了。”那名脑科医生说道,“当然,明天我们会给你爸安排更详细的检查,到时候才会下定论,现在只是先跟你说一下,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听你的意思,我爸不仅是智力受损,也失忆了是吗?”李颖身体一软,几乎瘫在地上,大喜之后大悲,就是她此刻心情的最真实写照。

   “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的,不过你们也别太悲观,说不定奇迹还会发生,毕竟你爸成了植物人还能够醒来,这已经是医学上的奇迹了,也许还会有奇迹。”那名脑科医生说道。

   李颖神色颓然的从医生值班室里走了出来,对方说什么,她已经没注意去听,也听不进去,在她看来,此刻医生的话,也不过是一些安慰人的话罢了。

   重新走进病房里时,李颖看到陈兴和母亲等人都站在病床旁,而父亲,躺在病床上,那双睁开的眼睛,似乎更多的是陌生和一些不安的惊恐,正打量着病房里的人,即便是看到她,脸上也没有任何神色变化,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爸,你还认得我吗?”李颖快步走了过去,心里抱着最后一丝失望,可她最终还是失望了,李严培的眼睛落在其身上,很快就移开,眼里满是陌生。

   “爸,我是小颖啊,你真的不认得我了?”李颖急道。

   “你…你是谁?”李严培盯着李颖,身体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李颖的样子吓到他了,他的声音同样有些生涩,躺了二十多天没开口说话过,李严培现在还有些不太适应。

   “小颖,医生到底说的是怎么回事?怎么你爸好像都不认得我们了。”蔡雅兰着急的问着,医生一离开,她同丈夫说话时就感觉到了丈夫的异常,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陈兴的目光也落到李颖身上,他也迫切的想知道李严培是怎么回事,醒是醒来了,但现在看着似乎有点不正常。

   病房里面,江东明站在床尾,同样是紧紧盯着李颖,眼底深处有一丝不安的焦虑。

   “医生说爸爸可能失忆了,而且…而且……”李颖咬着牙,不忍心说出来。

   “而且什么?”蔡雅兰急道,“小颖,你倒是快说啊。”

   “而且可能因为神经受损,智力会有点不正常。”

   “失忆?智力不正常?”蔡雅兰喃喃着,脸色苍白。

   “怎么会这样?书记的命怎么就这么不顺,出了车祸,现在福大命大醒来,但又这样,老天爷到底有没有长眼,为何让书记这种好人遭受这样的磨难。”江东明悲声道。

   病房里,有些寂静,陈兴眉头紧拧着,心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等到李严培醒来这样的大好消息,没想到又会是这种结果,陈兴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了。

   “不管怎么样,严培同志还是醒来了,这是最大的好事,总比像活死人一样躺着好是不是,我们还是该替他高兴。”陈兴见气氛沉重,出声安慰着,“而且你们不觉得严培同志能醒来就是最大的奇迹吗,这样的奇迹都能发生,日后说不定还能发生别的奇迹不是。”

   “对,一定还会再发生奇迹。”李颖使劲的点着头,在给自己打气,同样也是安慰自己,看向母亲,道,“妈,咱们现在该高兴,之前我们不是一直说只要我爸能醒来,就是最大的好事嘛,现在我爸醒来了,我们伤心干什么。”

   蔡雅兰苦笑着,说是这样说,但人总归是贪心的,丈夫既然醒来了,谁不希望会是一切都好好的?现在却又出了其他问题,心情能不受影响才怪。

   病房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陈兴转头望去,便看到张立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陈书记。”张立行普一进来,看到陈兴便点着打着招呼,眼睛急不可耐的往病床上看去,盯着病床上的李严培。

   “立行同志也来了。”陈兴点着头,看向了李颖,眼里带着询问,张立行也是对方通知的吗?

   李颖似乎明白陈兴的意思,轻摇着头,她跟张立行根本不熟,又怎么会去通知他。

   “我听说严培同志醒来了,赶紧过来看一看,这是天大的喜事呀,严培同志福大命大,我就知道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他的。”张立行看着床上的李严培,笑容满面,看到李严培也在看着他时,张立行眼神躲闪了一下,有些心虚。

   “严培同志,刚刚醒来,应该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吧。”张立行脸上保持着平静,笑着关切道。

   “你又是谁?”李严培看着眼前的人,眼里始终有一些恐惧,眼前一张张都是生面孔,让他手足无措。

   “我是立行啊,严培同志,你不认识我了?”张立行一愣,睁大了眼睛看着李严培。

   “立行同志,严培同志可能失忆了,不认识谁。”陈兴这时候出声道。

   “失……失忆了?怎么会这样?”张立行打了个磕巴,脸上满是震惊,这次,张立行并非装出来,而是实实在在的惊讶,但内心的一丝狂喜亦伴随着这股震惊,在心里悄然滋生着。

   “或许是之前头部受过撞击,导致脑部受损了吧。”陈兴叹了口气,他不是专业医生,说不出专业的意见,只是看到李严培的样子,陈兴的心情也有些怅然若失。

   张立行沉默的站着,看着病床上的李严培,屡次要张口又闭上了嘴,不停的长吁短叹。

   在病房里站了几分钟,陈兴便从病房里离开,张立行见状,也跟了出去,走廊外,张立行一脸沉重,“陈书记,没想到严培同志的命会这么不顺,哎,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吉人自有天相,严培同志能够醒来,说不定日后还会发生奇迹也不一定。”陈兴轻摇着头,已经没有刚来的喜悦,不过李严培能醒来,也算是好事一件。

   “不错,严培同志身上,一定会再次发生奇迹。”张立行点了点头,嘴上如此说,心头却是一颤。

   两人在病房外聊了几分钟,陈兴最后走进病房里看了李严培一下,又安慰了李颖及蔡雅兰几句,这才从医院里离开,张立行尾随其后,两人在病房楼楼下还谈了一会,张立行同陈兴谈着李严培过往的一些事情,对李严培的为人更是唏嘘感叹,说着李严培有着一颗心,更有着令人敬重的许多高尚品质。

   两人聊完之后便各自上车离开,车子离开医院,陈兴回头看着从另一个方向离开的张立行的车子,皱了下眉头,这些市里的主要干部,陈兴如今看来,真的是没一个能够看得透,每一张面孔下,不知道都隐藏着什么,李开山,孙英,张立行,徐元飞,吴宁……一张张面孔在陈兴脑海里闪现着,陈兴的眉头愈皱愈紧。

   想到吴宁,陈兴就想起怀中的信,这信他一直贴身放着,现在光从笔迹上判断,基本上能肯定是吴宁写的,当然,也不能说百分百的肯定,就算是请专业人士鉴定,也只敢说笔迹相似度达到多少,没人敢说百分百,不过应该也是差不了,陈兴寻思着要不要拿这封信直接试探吴宁?

   想了一会儿,陈兴没再想这事,拿出又给葛建明打了过去。

   “陈兴同志,李严培现在是什么情况?”一接通,葛建明有些急切的问道。

   “失忆了,而且智商可能会有点不正常。”陈兴苦笑道。

   “失忆了?智商也受了影响?”葛建明声音也都变了一下。

   “嗯。”陈兴点着头,无奈的笑笑,“建明书记,这真的是大喜大悲。”

   “的确是大喜大悲。”葛建明呢喃了一句,他对这结果也始料未及,沉默了好一会,葛建明才道,“既然碰上了也没办法,当初医生诊断李严培同志成为植物人的时候,就没想过李严培同志会想来,现在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也是那样安慰严培同志的家人的,奇迹已经出现了一次,希望能再出现第二次。”陈兴苦笑。

   “也只能这样安慰了。”葛建明叹了口气。

   两人俱是沉默了一下后,葛建明突然道,“明天张万正同志就要到望山赴任了,他之前是纪检一室主任,业务能力出色,亲手办过很多贪腐案子,我跟他交代过了,到了望山,尽力支持你的工作,李严培的事,我也叮嘱过他了,他也会从纪委内部暗中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那敢情好,我又多了一个帮手。”陈兴笑了起来。

   同葛建明说着,车子也不知不觉又到了招待所,和葛建明又寒暄了一两句后,陈兴便挂掉,朱光正同薛进宝和樊英的酒席已经散了,不过几人让服务员撤下了饭菜,又端茶上来泡着,专门在等着陈兴回来。

   陈兴走进包厢,朱光正忙站了起来,他可不敢像薛进宝那样坐着,人家和陈兴有一层特殊的关系,他只是陈兴的下属,目光往陈兴脸上扫着,朱光正挺好奇陈兴刚才有什么急事。

   “陈兴,有什么心事不成,看你闷着一张脸。”薛进宝奇怪道。

   “没事。”陈兴笑了笑,“进宝,明天你到丽山考察,我话就先撂这了,要是不投资,我让光正同志他们直接将你撂山里去,我们这望山别的没有,就是山多,没人给你带路,你出都出不来。”

   “陈兴,我说你这是请我来投资考察还是打劫的,没见过你们这样请人考察的,你这样说,明天我可都不敢去了,明早起来直接拍拍屁股返回南州去。”薛进宝笑道。

   “你要是想拍拍屁股走人,我让人把你车子扣下。”陈兴笑着坐下。

   “看来我这趟望山是来错了,进了土匪窝了。”薛进宝摇头笑道,“这就是交友不慎的后果。”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陈兴的心情也好上不少,隐约注意到樊英不时的盯着他看着,陈兴发觉这女人似乎对他的关注多了些,目光迎了上去,这次正好碰上樊英看过来,两人各自看了对方一眼,樊英的眼神大胆,盯着陈兴,并没有一般女人的那种羞涩和尴尬。

   “进宝,晚上你们是住这招待所吗?”陈兴问了一句。

   “当然是住这里了,你中午不是说让我们就住这嘛。”薛进宝笑道。

   “我是那样说没错,但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位老总是否会嫌这招待所的条件太普通,住不惯,想要去住五星级酒店来着。”陈兴笑道。

   “出门在外,有个睡得舒服的地方就行,哪里那么讲究。”薛进宝摇头笑笑,“陈兴,你可别把我们想得太娇贵了,不过我看你们这望山市,好像也就那新城大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吧。”

   “不错,只有那一家。”陈兴点了点头。

   提到新城大酒店,陈兴的目光多少会有些变化,一旁的朱光正,脸色同样变得有些不一样,他这种本地干部对新城集团的了解比陈兴只多不少,心里头更多了一份忌惮。

   离陈兴所在包厢隔了好几个包厢的地方,柳小雯神色不自然的坐着,一旁的市教育局副局长范晓亮不时的把手放她腿上,柳小雯屡次将对方的手推开,对方却是锲而不舍的将手放了上来,而且一次比一次过分。

   旁边的座位,坐着县教育局局长张坤和他们一中校长许志中,柳小雯是被许志中喊过来的,她不知道许志中到底是跟张坤来市里办什么事,连续两天都到市里来,今天下午又说是到医院去看望其丈夫,但临走前,许志中愣是将她给叫了出来,说让她晚上一起出来吃饭,柳小雯婉言拒绝,许志中却是让她必须到,否则到时候其丈夫的住院费用,学校不给额外的报销,这一下就拿捏到了柳小雯的软肋,她和丈夫都是教师,生活不至于苦,但也不可能富得了,医疗费能多报销一点自然不会拒绝,许志中承诺除了医保报销外,学校会额外给一点报销,柳小雯自是不会拒绝这种事,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想着只是过来吃一顿饭,柳小雯也就答应了下来,哪里会想到碰到这种情况,今晚一看就知道是叫她来陪酒的。

   身旁那市教育局副局长范晓亮猥琐的眼神让她很不自在,手上一些不规矩的动作更是让她反感,几次想要离席,碰到校长许志中的眼光,只好按耐下心里的不快继续坐着。

   “小柳,晚上你得和范局长多喝两杯。”许志中接到范晓亮的暗示后,笑着对柳小雯道。

   “许校长,你都知道我不喝酒的,今晚已经破例喝了两杯了。”柳小雯心头不快,语气生硬的说着,以往对许志中这个校长还颇为敬重,现在看其却是也有些不舒服了,觉得和张坤这些人也是一路货色。

   “都已经喝了两杯了,那也不差再喝几杯不是。”张坤眼珠子在柳小雯脸上转悠着,那因为喝了酒而红扑扑的脸蛋端的是白里透红,让人心里头跟猫抓似的,很想上去亲一口

   “张局长,我真的不能喝了。”柳小雯用手捂着酒杯,不让张坤再往杯里倒酒。

   “嗳,再喝一杯没关系嘛,小柳老师,来了就喝得高兴,不要扫兴了。”张坤推着柳小雯的手,感受到柳小雯那小手细腻光滑,张坤心头再次一荡。

   “张局长,我真的不喝了。”柳小雯态度坚决,她知道自己再喝下去会醉,身旁是几个大男人,自个要是喝醉了,柳小雯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唯一一个让她觉得能够放心的许志中,现在都让她觉得不靠谱。

   “小柳,张局长都亲自给你倒酒了,你还不喝,你这可太不给张局长面子了。”许志中帮腔道。

   “许校长,我丈夫就一人在医院,我也该回去了,已经出来快两个小时了。”柳小雯站了起来,想要离开,这顿饭从头到尾已经吃了近两小时,桌上的菜都已经重新换过一桌,柳小雯已经不想再呆下去。

   “小柳,你要是现在就回去,到时候你丈夫的医疗费,可就不好办了。”张坤脸色难看道。

   “许校长。”柳小雯神色哀求的看向许志中,许志中这会却是把头撇向一边,他心里多少也有些不忍为难柳小雯一个女子,但身边一个县教育局局局长,一个市教育局副局长,都是他的上司,许志中此时又怎么能为柳小雯说话。

   “小柳,来都来了,就多喝几杯吧,你丈夫又不是小孩子,你多离开一会,又不会有啥影响。”许志中出声道,“而且范局长刚才不是说了嘛,他认识市公安局的领导,有他跟市公安局的领导打个招呼,到时候警察要抓那些打你丈夫的人也会积极点不是,如果能抓到人,还能让那些人赔偿医药费,这对你们来说也是好事嘛。”

   柳小雯咬着牙,现实让她很无奈。

   “我先出去上个厕所。”柳小雯最后逃了出去。

   走到外面,柳小雯深吸了口气,包厢里面烟雾缭绕,又被几个男人围着,柳小雯觉得自己头都快炸了,也就现在,她才能让自己大脑清醒点。

   洗手间在走廊的尽头,柳小雯失神的走了过去,路过一个包厢,里面的人走出来,柳小雯哎呀一声,直接撞到对方身上去。

   “走路也太不小心了。”薛进宝被撞到,转头看是一个美女,脾气一下子消了。

   陈兴看到柳小雯时,轻咦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柳小雯,对方不是该在医院看护其丈夫吗。

血栓有什么危害
宝宝咳嗽吃什么好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多久好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是中药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