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741章

2020-01-16 16:32: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741章

静静的站了一会,将思绪从钱新来身上收回来,想着即将赴任的江城,陈兴神色复杂,赵一萍现在依然在海城担任书记,这个昔日拿着扫帚将他从家里赶出去的女人,要是听到他即将赴任江城的消息,脸上的表情想必会很精彩吧

如果当初赵一萍没有棒打鸳鸯,那对方现在应该是她的丈母娘了,不过话说回来,赵一萍若是真成了他的丈母娘,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他,以赵一萍的能力,在他现在的年纪,能扶持他成为一个处级干部就已经是了不起,又何尝会有即将成为江城市长的他

江城,不只是一座副省级城市,更是江海省的省会,是江海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就是这些年来,海城异军突起,在经济上有赶超江城的势头,才让江城在江海省内的经济中心地位有所动摇,不过即便是如此,论及政治地位,海城至少差了江城一个段位,虽说海城这些年来因为经济上的瞩目成就,一把手有高配省委常委的趋势,但比起江城作为副省级城市的规格,海城的政治地位显然是没法和江城相提并论。

海城的一把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高配省委常委的这还得追溯到陈兴的老领导周明方时代。

周明方调走后,后来接任的黄昆明虽然没有在海城的任上兼任省委常委,但其最终还是被提拔为副省级干部,现在是江海省的省委组织部长,同样位列常委席位,而到了赵一萍任上,现在的赵一萍,也已经兼任省委常委,也就是说,从周明方开始,海城前后三任的领导,都成功跻身副省级干部,至于周明方,更是已经跨过了最重要的一道坎,现在是某省的一把手。

到了江海,会和赵一萍打照面吗毫无疑问,肯定会的,尽管两人不在一座城市,但赵一萍的另一重身份是省委常委,两人不可避免的会有接触的时候。

想了一会,陈兴撇了撇嘴,懒得再想这事,日后就算和赵一萍打照面,对方又能如何江城是副省级城市,赵一萍即便是省委常委,对江城也产生不了多大影响。

下午的时间很快到来,陈兴在参加完结业仪式后,也就提了自己那一袋简单的行李离开。

党校的大门外,张宁宁已经开了车过来等候,陈兴走到大门口时,回头望了一眼这学习一年的地方,神色也不禁有些缅怀。

“怎么,还舍不得离开了”张宁宁走了上来,笑道。

“倒不是舍不得,就是有点感慨,一年的时间过得真快。”

“那是肯定的,有了孩子以后,看到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就切身的感觉到自己在一天天变老了。”张宁宁了口气。

“我倒是有点老了,你却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和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没多大变化。”陈兴看了张宁宁一眼,微微一笑。

“油嘴滑舌,你啥时候也会这一套了。”张宁宁脸色微微有点发红,丈夫的夸奖,反而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我这是实话实说。”陈兴笑笑,“好了,走吧,这天都快黑了,赶紧回家吃饭。”

两人说笑着上车,陈兴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子离开时,陈兴仍然转头朝党校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个庄严而又神圣的地方,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机会进去学习,也许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不用看了,你还这么年轻,以后肯定还有进去学习的机会。”张宁宁轻笑道。

“这可不好说。”陈兴笑着摇头,下一次若是再进去进修,到时候上的恐怕就是省部级学习班了,有没有机会还真不一定。

张宁宁听到陈兴的话,笑了笑,没说什么,她喜欢丈夫这种不娇不狂、低调内敛的姿态。

车子沿着所住的小区开去,临近傍晚,京城的交通也就可想而知,两人又赶上了让人头疼的大堵车。

陈兴和张宁宁堵在回家的路上时,望山,一栋早期的单位职工楼,这里位于望山市的旧市区,是以前市纺织一厂的宿舍楼,建于二三十年前,楼房是六层楼高,外墙已经十分老旧,墙上还偶尔会有砖块掉落。

在单元楼的顶层,其中一套单元房里,住着一个单身汉,叫赵诚,对方是靠踩三轮为生,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个年头,住在这里的老人也都习惯喊他小赵。

赵诚每日都是早出晚归,踩三轮的,似乎也都是这样,要赚钱,早早出去,很晚才回来,能多赚一分是一分。

不过最近的赵诚,每天回来又跟以往不太一样,经常都会提一大袋蔬菜水果和肉回来,有时候还会顺便扛一箱啤酒。

因为赵诚回来得晚,住在这里的又大都是老人,也没人会留意到赵诚有啥不一样,以赵诚每天提回来的蔬菜和肉的分量,其实他一个人是完全不可能吃完的,就算是放在冰箱里,赵诚几乎每隔两天就会买一次,他也吃不下那么多。

没人知道,赵诚房间里多了个人,这栋早期纺织一厂职工楼的套房布局是小两房,每一套大都有六十平方左右,住两个人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因为面积小,早期兴建时又设计得很不合理,以往住这里的纺织一厂的员工早都搬了出去,有的把房子留给老人住,有的则是租了出去,但因为房子的条件差,租在这里的小年轻也很少,大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钱新来现在就躲在这里,没人会想到他还在望山,甚至还在市区。

一辈子靠着黑吃黑和各种不正当手段积累财富的钱新来,显然是应了那句话,胆大心黑,即便做出了这种捅破天的事,他依然敢滞留在望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早就潜逃出望山,只是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时,他却安然的呆在望山。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或许不一定准确,但钱新来就是敢这么做。

赵诚和往常一样回来了,手上提着一些新鲜的卤料。

将卤料倒在盘子里端到桌上,又拿了两瓶啤酒,赵诚招呼着钱新来,“钱总,趁新鲜吃。”

“你吃吧,我对这些玩意没兴趣。”钱新来摆了摆手。

“也是,钱总您是有身份的人,吃这种东西掉价。”赵诚挠了挠头,笑道。

钱新来听到赵诚的话,摇头笑笑,这赵诚除了会杀人,还真是不太会说话。

“钱总,您打算在这里躲到什么时候要我说,您直接出国,在国外享福总比这样躲躲藏藏好。”赵诚看了钱新来一眼,道。

“晚了,现在要逃出去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刚出事那晚,如果按照原先安排好的退路,或许能跑出去,现在出去的风险太大。”钱新来摇头道。

“钱总,不会吧,这都过了大半年了,事情应该平息了吧,我看外面早都风平浪静了。”赵诚不解道。

“呵呵,那只是你表面看到的假象。”钱新来神色淡然,眼里闪过一丝阴森,“不过当初我没直接跑出去,现在更不会跑,我儿子还在监狱里,我这个当老子的怎么好自己跑出去,嘿嘿。”

钱新来笑得很渗人,即便是赵诚这个曾经的亡命之徒这会也听得有点毛骨悚人,只能配合着跟着傻笑。

“钱总,您不出去,又这样一直躲着,长期下去也不是个事呐,我天天看您闷在屋里,我都替您感到憋屈。”赵诚喝了口酒,道。

“再等等,再等等,都忍了这么久了,再多忍个一年半载又何妨,等别人松懈的时候,好戏才刚刚开始。”钱新来冷笑。

“钱总,那您留下来到底是要干嘛”赵诚满是不解。

“你说是谁害我像现在这般如同丧家之犬的”钱新来目光阴森。

“这这是官家的人害你这样的吧,不过钱总,你不会要跟国家做对吧,那样可是找死呐。”

“我当然不会那么傻,我只是找某些人收点利息而已。”钱新来眼里闪过一丝阴鸷,“我让你找的那几个人,你观察了这么久,都靠谱吗”

“靠谱啊,就看钱总您想让他们干什么事,我随时能安排。”

“好,那就再等一段时间,过阵子,你让他们去海城,给我查陈兴,把他老底都给我掀出来,陈兴家里有什么人,他有什么社交关系,他的朋友都有哪些,他都跟哪些女性有接触只要是跟他有关的,通通都查,从海城查到京城,再到南州每个地方都给我查,什么都别放过,钱没问题,时间也没问题,这次我有的是耐心等,就算是查个两三年都不打紧。”

“钱总,可是这样查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呵呵,你说这姓陈的当官当到这个级别,他的身上能干净吗金钱、女人,这些东西,陈兴能一点不沾吗我就不信他是个圣人,只不过是藏得深不深的问题,我要狠狠的查他,花再多的钱,再多的时间都无所谓,我要他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我要让他尝尝我现在的滋味。”钱新来低吼着,神色疯狂。

赵诚看到钱新来的样子,手上沾过人命的他,这会也没来由的一颤。

“对了,那个叫林玉瑜的女人,现在在哪”

“调到望山市局了,就在市里呢,我这几天没事就上市局外转悠一下,还看到过她一次。”

“好,很好。”钱新来阴森森的笑着。

赵诚看到钱新来的笑容,心里暗暗嘀咕,这有钱人果真都惹不得,像他们这种亡命之徒报复人都是给个痛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哪像这些有钱人,还想着慢慢折磨人,连个小姑娘也不放过,端的是吃人不吐骨头。

...

...

东莞市桥头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北京市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
长治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杭州牛皮癣医院
台州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