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汽车零部件美破产大王罗斯的新赌场

2019-09-14 09:1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汽车零部件 美破产大王罗斯的新赌场

  想用你手里的现金来撼动整个行业吗?现年69岁的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是这方面最好的导师。这位亿万富豪在2004年给世界钢铁业写了一个无法抹去的记号。当他把自己创办的美国钢铁公司交给米塔尔(Lakshmi Mittal)后,他手里多了45亿美元。之后,罗斯在新的钢铁集团董事会就座,看着它成为世界最大的钢铁公司

  。

  现在,罗斯的新投资出现在汽车零部件行业,他的目标是整合汽车供应产业链。

  罗斯的国际汽车配件集团(IAC,International Automotive Components Group)在2006年收购了美国汽车零件公司Lear公司欧洲内饰分部。在收购声明中,罗斯说:我们会把IAC打造称欧洲最大的、最多元化以及最具资本能力的汽车供应商。

  罗斯显然没说实话,他的目标其实是整合全球的汽车零部件产业链。由于福特、通用汽车等主要客户在最近两年不断减少汽车产量,并开始把采购重点转移到低成本国家,汽车配件公司也纷纷选择破产,这其中酝酿着巨大的投资机会。罗斯认为,如同钢铁一样,美国的汽车配件业也面临退休人员众多、工会相当活跃、医疗和养老负担沉重以及外国对手残酷竞争等问题。

  这是罗斯最喜欢的局面。冲进起火的建筑就是他做生意的乐趣所在。他曾回忆说,在1970 年代末,只要我开始提出申请,只要公司走向破产,所有人都会羞愧得抬不起头来。但如今破产已经已经成为公开讨论的战略选择。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德韧公司在2006年10月的破产声明中说,考虑到当前的行业局势,选择破产保护是公司能够为股东做的最好的事情。

  罗斯计划斥资45亿美元进军零部件行业,通过收购陷入困境的零部件供应商,打造世界级的大型汽车零部件企业。他打算第一步收购汽车内饰部门,然后与其他同业务的公司组成更大的公司,第二步进入汽车锻造行业,第三步是汽车安全装置。这些企业都符合罗斯对投资目标的判断:破产但市场前景巨大。

  同为破产投资家的卡尔艾肯(Carl Icahn)评价罗斯:他有着能从其他投资家们所忽视的地方看到机遇的能力。

  不过,汽车零部件行业非常复杂,牵连到上下游的关系众多,这是罗斯希望进入的赌场,但也是一个难度很大的赌场。曾经创造了许多投资神话的罗斯能否在汽配领域延续其传奇,甚至成为美国零部件供应商的救世主,大家仍在翘首观望。

  老对手

  2007年2月,罗斯在他规划的第一步就遇到对手。艾肯以53亿美元报价收购Lear公司北美内饰部门。此前,罗斯在收购了Lear欧洲内饰部门后,宣布将成立一家年销售额为150亿美元的汽车内饰公司,罗斯计划将申请破产保护的柯林-艾克曼(CollinsAikman)合并到 Lear公司,合并后企业年销售额达60.9亿美元。

  罗斯被称为the bankruptcy king(破产重组之王),但亿万富翁艾肯同样因为擅于大量持有被低估公司股份并促成管理层或经营战略方面的变革而闻名遐迩。艾肯表示,汽车零配件的持续下跌提供了诱人的投资机会;在别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公司中寻找投资价值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那是赚大钱的机会。

  艾肯在汽车零配件行业的投资非常活跃,处于破产保护下的德纳公司(Dana Corp)和Federal-Mogul两家公司都有艾坎的投资。2006年5月,艾肯首次表示对Lear感兴趣,并宣布持有该公司4%的股份,当时 Lear股价为26美元。2006年10月,艾肯投资两亿美元将Lear的股份增持至16%,并在次月进入公司董事会。

  相比艾肯,罗斯在零部件的赌注更大更早。2005年,罗斯决定向汽车配件业发动攻势。眼下,他已经拥有了日本的汽车配件商Nikko Electric 和Ohizumi Manufacturing。他长远的打算是在汽车内饰、锻造和安全装置领域建立三家大型零部件企业,三家新公司的总规模将超过德尔福2005年在全球 OEM市场262亿美元的销售额。

  罗斯于2005年9月份出资3000万美元购买法国一家冲压企业牛津汽车公司25%的股票,高塔汽车公司是其主要兴趣所在。高塔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车架制造商,由于债务问题和飚涨的钢铁价格,该企业已经于2005年2月申请了破产保护。高塔公司符合罗斯建立第二个零部件企业平台的要求,如加培育,年销售额将达到100亿~150亿美元。

  在汽车安全装置领域,罗斯所购买企业的规模相对较小。他投资5120万美元购买生产安全气囊原材料的Greenville,并在2005年12 月出资购买安全零部件国际公司77%的股权。罗斯表示,汽车安全装置的市场需求将不断增长,如果每辆车配备的气囊从两个增加为四个,市场需求将会翻一番。

  罗斯判断,美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目前太分散,而且往往过分依赖某一汽车制造商,全球化程度不够甚至没有全球化,尤其是对东欧及亚洲市场重视程度明显不够。目前美国汽车零部件企业的状况恰好符合了他的要求。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在200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自1999年以来,美国最大的150家汽车零部件生产商有超过20家已申请破产保护。美国福特汽车公司甚至认为,零部件生产行业尚未触底,今年将有更多生产商步入破产行列。

  赚破产的钱

  罗斯靠破产成为亿万富翁,他在世界各地参与了超过2000亿美元的破产公司资产重组工作。他的 W.L. 罗斯公司(W.L. Ross Co.)买下并重组了美国的钢铁、纺织和煤炭这类传统工业领域中即将破产的老牌企业,并使这些在别人看来已经失去活力的产业焕发新的生机。它们虽不是朝阳产业,但仍能创造巨大利润:罗斯最初的私人资本基金自1997年11月成立以来,平均有35%的年回报率。而他于2002年2月成立的第二个私人资本基金在成立的第一个年头,就取得了令人咋舌的179%的回报率。

  我们一直在寻找那些身处麻烦的东西,罗斯说,一般当别人说这很糟糕的时候,这就是我们购买的最佳时机。难怪《商业周刊》将他笑称为垃圾收藏家。

  从1976年到2000年,罗斯在欧洲令人尊敬的投资银行Rothschild的美国分部工作。在美国最大的25宗破产案中,罗斯和他的团队为 5家提供过咨询服务,包括德士谷(Texaco)、大陆航空公司(Continental Airlines)、 环球航空公司(TWA)和Revco。

  作为华尔街的破产顾问先行者,罗斯参与了1980年代到1990年代早期最声名狼藉的破产和重组包括德崇证券。当Revere Copper Brass申请破产保护时,该公司的一群债权人变成罗斯的第一批客户。

  罗斯曾经说,没有会计丑闻的缓慢死亡是最好的投资机会。对已死和将死企业的密切观察,让他赢得了the bankruptcy king的声名。事实上,当财富杂志在1998年首次将这个称号送给罗斯时,就已将他置于那些最富争议性的金融大亨的行列中。

  一方面,他们堪称是价值型投资人的代表,像当年的J.P摩根那样,他们运用资本杠杆将那些濒临破产的企业重新整合为有竞争力的企业集团,使得股东和债权人能够从恶化的投资中全身而退,从而为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因此,他们被赋予拯救者或帝国构建者的形象。

  另一方面,他们也因在重组过程中猎食他人公司的不幸,解雇工人而声名狼藉,秃鹫投资者(vulture investor)的称号随之而来。法律诉讼、环境污染、恶性循环阶段、盈利不理想的公司,都是他们大展身手的舞台。

  但罗斯并不认为自己属于这两类。他们只对死的东西感兴趣,而我们只对奄奄一息的公司感兴趣并实施我们的计划。我们更愿意把自己说成是凤凰,浴火重生,在灰烬中成为一只新的鸟。

  在重组过程中,罗斯并没有感到任何道德上的困扰,他认为虽然不良资产投资在很大程度上是将成功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上,但这些不幸不是他造成的。他扮演的是拯救者的角色。如若不然,这些不幸的公司的职员的处境将更糟。因此从道德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投资的艺术

  无论罗斯每天要面对多么大的挑战,他的朋友和同事都说他是一个永不倦怠,保持快乐的人,我从没见过他生气,他总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也许就是这样的良好心态,罗斯的投资策略让人觉得好像艺术带着巨额风险的刺激和出奇制胜的快感。罗斯喜欢有问必答。他带着金丝框眼镜,有着常青藤联合会的教授的行为风度和谈话风格。通常他都提很简短的问题,但却会抑扬顿挫略带贵族腔调地给出一个长长的答案。

  随着1990年代中期破产浪潮的逐渐放慢,罗斯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在亚洲金融危机最严重时,他大举投资韩国和日本,买下少有人敢碰的债券。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对韩国投入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时,罗斯所获颇丰。

  罗斯对络狂热熟视无睹,坚持捕猎传统企业。在1998~2000年间,他对管道公司Plains All-America Pipeline、电力厂商AES Thames的投资,也获得了与络投资者相若的收益:前者的投资回报率是657%,后者是787%。

  罗斯希望自己所做的不仅仅是劝诱他人按自己的方法行事。从1997年开始,他在Rothschild内部经营一个私人资本基金。但是他不能在Rothschild充当顾问的交易中投资,这使他丧失了三分之一的破产投资良机。

  于是在2000年愚人节那天,罗斯离开了他在Rothschild舒适的办公室,从Rothschild那里买回他管理的私人资本基金,与四名顶级投资精英以4.4亿美元资本金创办WL Ross Co。罗斯通常以债券持有人的身份进入一家公司,但是之后会把自己的一部分债权转化成股权。此举十分冒险,但也意味着可能有更多的潜在回报。他也直接从破产法庭购买猎物。他的投资经常维持一年半,有时候时间要稍长一些。

  通常,罗斯都会寻求相对快的局势扭转新的管理团队,新的竞争策略或者更低成本的做生意的方式的出现,以带来更好的回报,以及更快的退出通常是把其出售给一个更大更健康的竞争对手。他的基金和投资者的协议通常是七年期:四年的投资期,其余三年来进行投资清算。

  看罗斯投资就好像看他在进行一场危险的赌博,而且是豪赌。罗斯的每一次下注都是经过长期跟踪调查和精确计算的,化腐朽为神奇。

  罗斯认为自己的角色中有某种英雄主义的成分。但罗斯对他所做的一切却轻描淡写:通常来讲,我们进入那些陷入麻烦的行业。通常走到破产那一步时,管理层都已疲惫不堪,他们需要帮助,非常失落,既丢了脸面,又损失了金钱。这时,你就需要找新的管理团队,他们能对重振一项事业感到兴奋。你还需要做更多改变,纠正过去管理层所犯的错误,拿出新的策略,与其他业务进行整合。投资成功的秘诀也很简单,带来改变。

  继续战斗

  罗斯的最终目标是,以最低的价格收购陷入困境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打造一家世界级的大型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债务问题是罗斯考虑的核心问题之一,我们不会让新公司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但这并非易事。

  以他努力希望获得的Lear内饰部门为例,在过去一年里,Lear的管理层一直在努力提升公司的经营能力。在2006年3月,Lear的内饰部门计划和罗斯合作。2005年,这个部门产生了大约3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但是,Lear公司知道他们能够做到什么,他们知道,自己的现在的成本结构根本无法应付类似内饰这样的日用品业务。这类业务变化很多。而剥离了内饰部门后,Lear就成为一个座椅和电子生产商。这类业务是它的强项并且运转良好。

  不知道罗斯是否该庆幸自己没有拿到Lear的收购合同,艾肯的收购合同能够获利的前提是,Lear内饰部门在2007年的利润要好于行业平均,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合同。北美汽车内饰业务的竞争环境变得更加残酷,随着欧洲的供应商Faurecia进入市场,以及北美更加强大的供应商Magna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这种竞争压力只会增加。甚至这次收购对于Lear和艾肯来说都有点反常。典型的场面是,当艾肯把某家公司设定为它的采购目标的时候,这家公司通常会尽其全力来阻止他,而这次Lear看上去心情不错地把生意做成了。

  一位北美的分析师说,考虑到Lear公司这样的规模,只有极少数的行业玩家可以接手这个赌局。全球的制造商中,江森自控、Magna以及Faurecia是Lear项目最好的合作对象,但显然他们都把Lear排出在合作战略之外。

  罗斯是否能成功呢?美国钢铁集团市场部前总裁皮特称,不要低估罗斯,他改变了美国的钢铁业,并将改变零部件行业。零部件供应商对于罗斯也是称赞有加。高塔集团总裁凯思琳也表示,她非常期待和罗斯会谈,因为罗斯是能够改变汽车产业的有活力的力量之一。而柯林-艾克曼早在2005年秋天就已经开始向罗斯推销自己。

  这可能是考虑到罗斯的强项:债务重组。自1999年以来,负债问题已经成为美国9家零部件供应商申请破产保护的导火索,并使更多企业的信用状况恶化。罗斯在重组破产企业方面经验老到,有专家分析,成立没有债务的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将使他成为可怕的竞争者。没有银行和股票持有者的束缚,罗斯有更多的自由,从而可以更加轻松地应对市场波动。

  显然,人们对罗斯寄托了很大希望。但是,连罗斯自己都承认,汽车零部件行业非常复杂,牵连到上下游的关系众多。未来如何,人们只能拭目以待这又一场精彩的赌局了。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产妇需用多大的护理垫
宝宝绿色大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