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千古帝皇 第四百六十一章:七星

2020-01-16 16:4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千古帝皇 第四百六十一章:七星

(很抱歉,这几章转折因为晴天文笔不足的原因,所以写得有些太唐突,且有些杂乱,希望大家见谅。另外本章没有什么重要的地方,若是手头不宽裕建议跳过本章,不要浪费书币)

如今已是两年之后,自从进入君魂境第八重,赵宇龙也逐渐感到修炼的困难。这两年虽然依然在不断的修炼,可是境界却迟迟得不到突破。

倒是两年来天族的战事不断加剧,原本还算藕断丝连的天族不知道是由哪位神王带头,一时间竟然战火连天。一场乱世不约而至。

而作为天族第一神王的踏雪关山王此时自然是坐不住了,他本就生性好战。只是因为受伤太重,如今方是收敛些许,可是不管怎么改变,总就是无法改变其血性,

而今见得天下乃是大争之势,他又如何坐得住?而今虽然还是重伤在身,但是其手下的神君却并不少。且加上身边还有浪涛平海王这一位王魂境第六重的亚王,因此如今依旧是那样的强大。

故而南征北战,自然是少不了。如今为了赢得这场战争,他已将其手下上百位神君全部被其派了出去。当然其中也包括赵宇龙,如今大军有着踏雪关山王的传送阵,倒是很快传送到了天枢城之外。

天枢城乃是北斗神王手下天枢神君的所统治的国度,乃是北斗七星之一,被誉为北斗境内的七大军事要地。七星之间相互辉映,相互链接,构成了北斗境内不可攻陷的要塞。

可如今,踏雪关山王却将这里交给了赵宇龙,并让他用三年的时间打下北斗境的最后一片土地。

如今北斗境已经被战火打得支离破碎,只剩下这七星,还有那最后的北斗神殿。看起来倒是十分轻松,可凡是聪明人却能够看得出来。

想要打下这无坚不摧的七星谈何容易?甚至有不少神王都说,打下这七星,比打下整个神国都要困难。

因此这样的任务,在他人眼中看起来无疑是无法完成。就连赵宇龙身边的四方元帅如今也是满脸愁容:“前方就是天枢城了,虽然近在咫尺。可是在我等看来,却是远在天涯。这等周密的七星,别说是三年攻下。就算是三年能够打下天枢,也算是我等厉害了!这踏雪关山王不就是想要给我们难题吗?”

不过身边的人有这样的想法,赵宇龙却并不这么认为。事实上,他其实还是挺希望踏雪关山王多给他安排一些这种战斗。

虽然这样的战阵想要胜利实在不易,可收获却并不少。而眼前的乱世告诉了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必须快点变强,可如今境界已经两年未曾动过,想要再度提升,就必须受到历练。

因此如今的他倒是回答的坦然:“四位元帅何须此言,这七星虽然坚不可摧。可不管是再强大的防御,也总有崩溃的那一天。既然前人无法做到,那么我们做到便是!”

四方元帅:“我等倒不是不相信神君的实力,只是这北斗七星实在强大。难以对付啊!”

赵宇龙:“难以对付?我可不觉得!虽然这七星个个都是强者。可是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而这天枢神君最大的缺点便是好大喜功!只要抓住这个缺点,想要取胜又如何不可?况且我们训练了近两年的白龙铁骑,也是时候来一场实战了!”

四方元帅:“好吧!既然神君心意已决,我等自然追随!只是不知道到时候我等在战场之上应当如何布阵?”

赵宇龙:“既然当年那场战斗已经传出去,想必敌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阵法。这是个好事,到时候,我们在战场之上,还是施展原来的阵法。”

四方元帅:“这……我等就不明白了!既然地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阵法,那么说来,他们应该也想出了如何克服这个阵法。到时候若是打起来,我军必败啊!”

赵宇龙:“若不是为了失败,我也不会让你们上战场!”

四方元帅面面相觑而今竟无一人说些什么,只是那北方元帅壮壮胆子上前问到:“这我等就不太明白了!战争都是图个胜利,可是神君你却只求失败,这是为什么?”

赵宇龙:“引蛇出洞!”

四方元帅:“什么?恕我等愚笨,实在无法理解神君的意思!”

赵宇龙:“我们若是不败,天枢神君就定然会寻求支援到时候对付起来就十分麻烦。所以此战我们必须败!而且必须败出样子,让他以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这样他才会乘胜追击!而一旦他选择追击我们,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包围,便可将其歼灭!”

四方元帅:“原来如此!神君果然英明,我等佩服万分!”

赵宇龙:“不要说这些废话了!叫士兵们把投石车运过来,我们攻城!”

天枢城中,此刻天枢神君正视察着军队。却猛然听见一处炸裂声,而后便是见得漫天的星火朝着城内打来。便是感到一阵不妙,方是直接拿上武器,朝着城门跑去。

只见得几道火光,几支由魂力构成的箭矢射中了那些星火。几番魂力的交锋,便是见得那些星火消散于天空之上。

之后,一个高傲的人影出现在了城门之上。此人手拿银阶低级武器皓月弓,神采奕奕,气度非凡。且脸上带着一丝的傲气,与不屑。显然此人便是那天枢神君!

只见那天枢神君此刻正朝着城门之下观望:“究竟是何人敢来进犯我的天枢城,莫不是活腻了?”

赵宇龙:“看来天枢神君对自己的实力挺有把握是吗?既然如此,何不出城与我等一战,一决胜负?”

天枢神君此刻正四处观望着,而今听得赵宇龙说话,方才朝着他看了过去:“是你!我当是什么人敢如此放肆,原来竟是你这小娃娃!也罢初生牛犊不怕虎,今日我就让你明白这老虎的威严!不要以为你的实力在我之上,就可肆意猖狂!告诉你,只会打架的不过是草莽匹夫罢了!唯有熟悉用兵之道,才是真正的强者!”

赵宇龙:“既然如此,那么天枢神君为何不敢出门迎战?”

天枢神君:“笑话!我混迹多年莫非还会怕你?击鼓,出军!”

这天枢军队倒也威严,如今尽数从那城内涌出,倒也十分壮阔。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其士兵在气势之上,竟然比赵宇龙这边的白龙铁骑还要略胜一筹!

这般情形在往日倒是不曾出现过,显然这天枢神君确实是一个难以对付的人。不过这倒也没什么,因为赵宇龙的心中依旧有数。

而今见得天枢军队已经全军尽出,天枢神君没有一丝犹豫:“出军!按照往日队列!”

说完,便是见得那些士兵们的身位不断的交错着,显然是从赵宇龙之前的战阵那里学来加以改制的。

因此如今见到这战阵,赵宇龙倒是觉得有些熟悉,正打算开口,却见得一支箭矢朝着自己飞来:“你想要指挥作战?不用想了,早就听闻你指挥战斗之时,士兵能够变得更强,所以你觉得我会给你留这个机会吗?看招!”

言罢,又是见得天枢神君将一支箭放在弦上:“此箭名为追命箭,放眼这么多年,还真没有几人能从这一箭下活过来。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天才究竟如何应对!”

只见得那箭刚放在弦上,天枢神君猛地将手一松。那箭像是消失一般,突然失去了踪影。

然而它并非是真的消失,而是因为发箭的速度实在太快,根本无法捕捉其踪影。也难怪这些年来会有不少神君败在此箭之上,或许它的威力并不强大,可它恐怖在十分迅速。

迅速到以常人的肉眼根本看不见它的方位,而即使是君魂境以上的强者,能够面前看到其轨迹,也未必能够躲过,因为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而如今赵宇龙也并不曾拥有躲过这箭矢的速度,但他也并不慌乱。只是见得箭矢已经接近,他的身边却突然泛起一阵魂力。

瞬间,周围的东西都变得很慢很慢,以至于到了最后一切都停止了。没有人知道如今发生了什么,当然他们也根本感受不到所谓的时间停止。

但是对于赵宇龙来说,如今的时间的确已经停住了。直到如今,他方才发现那箭矢竟然离自己不过三尺的距离。若是方才施展战技稍微慢一些,估计就会中招。

因而如今想来,倒也是十分危险。而这样的战技也不知道那天枢神君能够施展多少次,只是每次如这般定格时间,对于魂力的消耗实在太过巨大。

更重要的是,时间的定格,体内魂力的恢复速度也随之定格,因而对“宇”的领悟,在如今竟是毫无作用。

故而为了节省魂力,如今赵宇龙不得不在躲避之后,收回了这永恒刹那。表面上虽是躲过一劫,可心中却还是万分的思绪:“想不到如今这个层面的永恒刹那对魂力的消耗竟然如此巨大,看来以后还是尽量少用。万一哪天魂力耗尽,只怕难以对付他人!”

如今赵宇龙心中慌乱,却见得那天枢神君此时倒也是万分紧张:“他竟然能够在那样短暂的时间内躲过我的战技,定然不简单。看来与其作战还需要谨慎呐!”

想着,天枢神君便是将那魂力再度注入皓月弓中。正待动手,却见得赵宇龙不知为何,竟然大声说到:“全军撤退!”

此话一出,不光是那天枢神君,就连四方元帅此刻也是一阵费解,均是不明白赵宇龙的意思。但既然是赵宇龙的命令,就算是不明白,他们也还是一般照做。

倒是那天枢神君见到此景之后立刻谨慎起来:“全军回城,切莫追击!”

如今已是撤出几十里,四方元帅方才上前询问到:“方才我们双方分明势均力敌,虽无法取胜敌方,可是也并未让敌方看到一边倒的优势。如今慌然撤兵,定会让敌军生疑恐有埋伏。如天枢神君方才的命令便不难发现,他已经警觉了起来,只怕下次想要引蛇出洞就难了!”

只见得赵宇龙轻声叹气到:“你们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道?你们以为是我想要撤兵?”

四方元帅:“那是?”

赵宇龙:“方才用符文收到踏雪关山王的命令,让我军全线撤军,前往不远处的平海营听候平海王号令!”

四方元帅:“浪涛平海王?他怎么来了?”

赵宇龙:“不知道!前去一看便知!”

……平海营中,只见得平海王此时正拿着一幅地图放在桌上细看,却见得赵宇龙走了进来。而今便是稍微抬起了头:“你来的正好,来看看这张地图!”

赵宇龙:“这张是?”

浪涛平海王:“这是北斗七星图,七个城池全在这里。最西边的是瑶光,随后朝着东北走是开阳、玉衡、天权、再往东南则是天玑,再朝东北乃是天璇,其北方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天枢!告诉我,从这里面,你看到了什么?”

赵宇龙:“瑶光、开阳、玉衡、天权、天玑、天璇、天枢七星似连非连,相互照应,却又无法估计大局。我想我找到最快攻下七星的方法了!”

浪涛平海王:“不妨说来听听!”

赵宇龙:“这七星城池虽然看似靠近,实则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可他们之间有能够及时互相帮助,因而七座城内一定有传送阵。但同时他们为了能够传送效率更快,更方便。应当是两个相邻城池之间传送,所以我们只要能够打下其中一处城池,就能够靠着传送阵进入到周边两个城池内部。进而夺下七星!”

浪涛平海王:“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只是第一座城你想怎么打?”

赵宇龙:“既然要大,就要选择最近的地方。所以我的想法是这三个城池:天玑、天璇、天枢!”

浪涛平海王:“既是打下一座城池,为何如今又要说三座城池?”

赵宇龙:“我们的目的是天璇,可是一开始不能让他们看出我们的目的是天璇,但我们又必须要削弱天璇。而这天枢唯一靠近的便是天璇,因此一旦天枢这边出事,天璇定然派兵相救。可天璇不同,他靠近天枢和天玑。若是他受到攻击,天玑完全可以派兵救援。

因此,我的想法是,由平海王你出兵攻击天枢,让他感到威胁,这个时候就定然会向天璇求助。天璇必派兵,而后我在出兵天玑,虽然不能让其感到太大的威胁,却也能够牵制天玑,让他失去派兵去天璇的能力。

而后再由我手下的四方元帅,乘着天璇空虚,一举拿下天璇,进而孤立天玑。失去了天璇作为中接城池的天枢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迎来其他城池的援兵,而以平海王你的实力,一举夺下他应当不难。如此一来,天枢、天璇就落入我等之手。这两个城池一旦沦陷,这七星还能存在吗?”

浪涛平海王听罢点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为何我一定要取天枢,而不取天玑?”

赵宇龙:“因为天玑还与天权邻近,若是天玑出事,天权定然会前来帮忙。天璇定然也会出兵,而以我的实力只能拖住一方。可是天璇邻近之地只有天玑和那天枢。之前我攻打天枢之时,已经让对方起了疑心,只怕我再次攻打,未必不会被他怀疑。因此四方元帅打下天璇的可能就会变得很小,于我军不利!”

浪涛平海王:“我原以为你只是一般玩童,竟不曾想还有此等头脑,确实聪明。既然如此,那么我等何时出兵?”

赵宇龙:“等到我的军队前往那天玑之后,便可开始!”

……天玑城,七星之一。由天玑神君所管理,千年来这里一直井然有序,不曾出现过事端。可如今却有些不同,因为在那清新的空气之中暗含了硝烟的味道。

不过这味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嗅到,甚至就连天玑神君都未能感知。他虽然每日都会在城墙之上巡逻,可能够看到的范围始终有限,因此他根本不会知道,在离天玑城几十里外的地方,一个军营正驻扎着。

只见得营中赵宇龙此刻正拿着传息符与那四方元帅交流。

四方元帅:“启禀神君,平海王那边已经动手了!不知我等何时才能够进攻天璇城?”

赵宇龙:“再等等!天枢刚遭到攻击,天璇的军队还未前去,你们等一日之后再行进攻。”

四方元帅:“遵命!”

说罢,便是见得赵宇龙关闭了传息符,坦然的走出了营帐:“那边都已经动手了吗?也罢!我这里差不多也该动手了!全军听令!进攻!”

或许是这几日枯燥的等待还有那日慌然撤退压抑得太久了吧!如今只是听得赵宇龙一声令下,竟然全都来了精神,而今飞快的翻身上马,朝着天玑城杀去!

(本章完)

唐山市第二医院怎么样
荔湾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洛阳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徐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