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饕餮血狼 148 进不了塔

2020-01-17 01:12: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饕餮血狼 148 进不了塔

安玲可走到石门前,她上下观察,很久都没动手,她此时正背对着众人,谁也没发现她此时正皱着眉头。

“妹子,你到底行不行啊?”一个神力五段的男子说着便走向安玲可。

“这道门,我打不开!”安玲可叹了口气,扭头就走了。

“哎!妹子……”这神力五段的男子看着安玲可的背影,而安玲可根本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他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嘴里喃喃道:“人长得美,就是不负,刚才还自信满满的走到门前,现在说一句打不开就甩手走人了。看来,这道门确实有蹊跷,也许,我也该离开了。”

安玲可无法将石门打开,血狼也有些失望,因为他也好奇,他也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其实,血狼可以进入死亡状态,然后再从石门进入这座塔内,但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底牌,所以他一直在劝这些人离开。

众人看着安玲可走了,他们的心难免有些动摇,因为安玲是神力五段巅峰的修为,在这些人中,绝对是最强的。众人心里都清楚,刚才攻击石门的那三个人也没有安玲可强,像这样的强者都无法将门打开,他们还留在这里干嘛?

“走吧走吧!我的们实力那么弱,就算石门打开了,我们进去也讨不了好,还不如去其它地方转转,兴许会有意外收获。”

“那就走吧!我们本就是来打酱油的,不用那么认真。”

众人纷纷离开,那三个神力五段的人也无奈的离开了,不过,有十几受了伤的人却懒得走,他们就坐在塔边疗伤。吴志海和余精也没走,他们也坐在一旁疗伤。

…………

这是一片独立的空间,看天空,没有太阳,一片蔚蓝。看大地,没有动物,一片碧绿。

“邪尊,你一直在这里看天,都已经看一个多时辰了,到底有没有办法出去,你倒是说句话啊!都快把我给急死了。”若风坐在草地上,既无聊,又着急。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等着吧!”邪尊白了若风一眼,继续看天。

…………

若风又等了很久,可邪尊还没动静,她又说道:“你刚才叫我等着,可现在都过去大半天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我说你一个大姑娘,怎么唠唠叨叨的?当心嫁不出去。”邪尊转身看着若风,严肃道:“大半天你就着急了?想当年我被封印在邪咒湖底,我每天都在重复着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撞击那道封印,可我依然坚持三千年。”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若风非常震惊,她已被邪尊这种精神打击得无地自容。

邪尊淡淡的笑道:“开始的几百年间,我也想过要放弃,但我深谙我的处境有多糟糕,如果我不努力撞击封印,那么我有可能会被封印一万年,甚至是十万年,直到我的灵魂消散,所以,我必须坚持。”

若风怔怔的看着邪尊,又问:“那你当时有没有想过要自杀?”

“自杀?”邪尊傲气十足的说道:“我最鄙视这两个字,因为男人没权利自杀,自杀是最不负的行为,算了,懒得跟你说这些,你等着吧!等我破掉这个阵法,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你还需要多久?”

“不知道,也许一天,也许一年,十年也说不定。”

“啊!”若风瞬间石化。

…………

南宫云和金豹等人坐在沙丘上,他们一直在修炼,可是邪尊和若风过河很久了还没消息,有的人着急了。

南宫云站起来说道:“邪尊前辈他们过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破关?难道他们遭遇了不测?还是他们已经出去了,只留下我们在这里?”

“他们应该是还没破关吧!我们耐心等着就是了。”苏月倒是淡定,她说话时都没睁开眼睛。

“那我就再等几天看看。”南宫云说完便坐了下来。

…………

“思思,你的伤痊愈了吗?”血狼问任羽思。

“调息了3天,已经没什么事了。”任羽思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问:“你呢?”

“我的恢复能力比较强,除了内丹受的伤还没有痊愈,其他都好了。”血狼叹息道:“我只是燃烧了一丝神力而已,想不到对内丹的伤害那么大,要是我再燃烧得多一些,估计整个人都得废掉。”

任羽思也叹息道:“那么久了,这座塔还没有动静,你说,邪尊前辈他们在里面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准备从那道石门进去看看。”血狼刚说完,任羽思立马从后面抱着他,娇声道:“我不让你去,太危险了。”

血狼进入死亡状态,然后到任羽思身后,并着她,温柔道:“思思,别这样,我必须进去,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绝不能让你进去,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你看着办吧!”任羽思转过身,嘟着小嘴,显然是有些生气。

血狼与任羽思四目相对,问道:“思思,我们进沙漠绿洲,是为了什么?”

任羽思沉思良久,淡淡的说道:“你去吧!注意安全,别让我久等。”

血狼深情地看了任羽思一眼,然后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马上进入死亡状态,消失在任羽思面前,任羽思做了个深呼吸,慢慢坐到地上,目露忧伤…………

血狼来到石门前,他直接向门里走去,可是,当他正要走进这道门时,塔里突然传出一股巨大的能量打在他身上,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直接被弹了出去。

“砰……!”

血狼被那道能量打飞到任羽思面前,并且退回了实体,他面色苍白。下一秒,鲜血如同泉水般从他嘴里喷出。

“狼哥!”任羽思着急道:“你怎么了?你不是进入死亡状态了吗?怎么还会被弹回来?”

“咳咳……!”血狼抓着任羽思的手,艰难的说道:“思思,我……我胸口好痛!”

任羽思将血狼抱入怀里,颤颤的说道:“狼哥,你别吓我!”

“快扶我坐起来,我得马上疗伤。”血狼的声音非常微弱。

长春银屑病专科哪家好
天津有哪些医院
贵州癫痫专业医院在哪
日照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遵义最好的癫痫治疗
分享到: